首页 小说 影视头条 故事会 动漫资讯 教育资讯 家居生活 心情说说 大数据 数码资讯 创业交流 面试技巧 范文论文 更多
首页 » 故事会» 内容正文

七情六欲

发布时间:2021-01-12 21:14:22

纳兰贞嘴翕了翕,明显有话想与萸桑说。

箭上的毒麻痹她的神经,神智已迷糊,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出,只能愣愣无神地望着萸桑,跟着气息越见微弱。

萸桑清楚,纳兰贞此回伤得不轻,不过是撑住一口气寻她来的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萸桑喊了几声纳兰贞,纳兰贞气力憔尽,已晕死过去。

萸桑忙将她扶靠在榻上,继而取来烛台和酒水。

“忍着!这箭头是一定要拔出的,不然会有性命之忧!”

萸桑将随身携带的弯刀搁在烛火上两面烤烤,接着端起酒壶,用布沾了些,涂在纳兰贞肩头。

或许是酒精刺激了伤口,昏迷中的纳兰贞微微动弹起。

“哧!”弯刀没入血肉中,乌黑的血水延着刀口沿缓缓淌落。

极大的痛苦让纳兰贞反射性地睁大眼,双手紧攥床板,牙关咬得紧紧,数滴冷汗从她额间滴落,她却哼都不哼。

这种忍耐让萸桑心疼。

殿外传来参差不齐的脚步声,接着是宫人的阻拦声。

“皇后娘娘已就寝!魏将军,还是不要惊扰娘娘!”

宫人声音惊颤,料知这位御林军首领魏翰带了数十人前来,阵势强大,又是武剑带刀的,宫人定然会畏惧。

“宫里出现了刺客!末将是担心皇后娘娘,便过来瞧瞧!不知娘娘可安好?”那位魏将军道。

萸桑已猜到纳兰贞便是魏翰口中的刺客。

不敢置信地望着纳兰贞,她会去行刺柏西笫!

萸桑心汗涔涔。

只翻过那已拔出尚带血水的箭头,箭头上果然刻着个篆体“笫”字,萸桑娥眉越发蹙得紧。

为了不让魏翰起疑,安置好纳兰贞,赶紧脱下袍服换了亵衣,装作已就寝,却被他们突然惊醒。

“本宫安好!魏将军大可放心!”萸桑隔着帘子冲魏翰道。

魏翰立在帘外,朝萸桑作揖,道:“如此末将也放心!请娘娘早些安歇,末将就此告退!”

帘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,萸桑心里的石头终于搁下。

纳兰贞告诉萸桑,卓文谨的死一定是柏西笫指使人干得,他的目的,是想让利图国后继无人,隐入混乱,他好趁机一举攻下。

纳兰贞还说,“陛下已有半月未上朝,朝政大权已被丞相掌控!由此推想,此回皇子夭折,定与丞相脱不了干系!为了找到丞相叛国通敌的证据,我左思右想,只得潜入雅辰国皇宫打探,哪知行踪暴露,受了埋伏!”

萸桑的神经再次绷紧。

她料知柏西笫一早就知纳兰贞的身份,这半支箭羽就是最好的证明。柏西笫之所以不杀纳兰贞,不过是借纳兰贞之口告诫自己,不要轻举妄动。

原来自己一早就成了他的掌中玩物,却浑然不知!

悲屈和愤怒充塞在萸桑心膛,她素指紧握成拳!

贝齿一含:“可恶!谨儿的死,若真与他脱不了干系,我绝不会放过他!”

纳兰贞伤口稍有愈合,就请辞出宫。

萸桑已知柏西笫真正要对付的人是自己,便许了纳兰贞,折手写了封书信给卓文孝宇,让纳兰贞捎去。

又过几日,宫人传说,那位月美人不幸重毒身亡,整个后宫又陷入惶恐。

萸桑只得一边安抚众妃嫔,一边处理月美人的后事。

这时朝堂有传,紫月国国君以月美人在雅辰国受尽屈辱作名,正挥大军北上,要讨伐柏西笫。

萸桑这才知,这位月美人大有来头,曾是紫月国国君最心爱的女人,却遭紫月国国后妒忌,以邦交礼义的借口,送给了柏西笫。

那月美人留在柏西笫身边,心却不死,伺候柏西笫是假,细作之名是实。如此,萸桑已猜到月美人的死其实大有文章,其中缘故,不过是柏西笫给紫月国国君下的套。

想那紫月国地处大陆东部,国力不济雅辰,却比利图要强些。

早前萸桑曾向卓文孝宇上书提议,要与紫月国结盟,以此遏制柏西笫的扩张,不想这紫月国国君是个脓包,对她的提议不屑一顾,还说了番有损她尊严的话。

思此,萸桑嘴角扯扯。

据说,这紫月国国君生性多情,此回为了个女人,搭上一个国家,此人愚昧又冲动,恰好让柏西笫师出有名,借此并吞了。

柏西笫要御驾亲征,大约是为了鼓振士气,亦或是想借此给周边其他小国一番警示。

临行前一日,他来找萸桑。

“朕,明日就要亲征!短则月余,长则半年!”

柏西笫开门见山道,说时,眸光灼灼,竟有夫妻情深如海,依依难舍地意思。

萸桑以为自己看错眼了,忙撇过目光不瞧他,只道:“请陛下保重龙体!”

柏西笫见她并不瞧自己,心里很犯堵。

这女人明明长相不怎样,不知为何,自打遇见她,这天下的女人他都无了兴趣。若非这就是世人说的情有独钟!

起先,他并不理会这种感觉,只是讨厌自己被萸桑牵着走,他是君王,他有他的骄傲,爱情与他并不合适,可他到底还是个人,有七情六欲,自有也有儿女情长。这些日子不见,到底是想着她的,尽管每夜怀里都窝着不同的女人,可脑海里想的尽是她。

真是鬼迷心窍!

柏西笫自我解嘲。

前几日的刺客,是他有意放走的。

他知她失了侄儿,心里定是不畅,知她一直在为利图忧心,心思全然不在他这里,她那皇兄卓文孝宇不是个好君主,信听谗言,放任奸臣,利图早晚会葬送在卓文孝宇手里。

他知道萸桑明知这些,却心不死,也知道,接下来她也会有所行动,继而会调集人马,加入讨伐奸臣的队伍中。

可她是他的皇后,他不能看她出师无名,反被人捏着倒打一耙,于是借由那侍女去提醒她,不要轻举妄动。

那侍女的身份,他也查清,知道这两人打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。由此他思量,此事由这侍女出面,萸桑多少会顾忌一些……

“朕这一走,皇后可会想朕?”

萸桑闻之,耳根抽起,不敢置信地望着他,仿若这种话不该出自他的口。


汽车保护膜厂家 http://www.nahtbam.com
莉莉信息网